表情符號的時代來了-Emoji顏文字網絡聊天看”臉”說話

發表留言 人氣: 2970°c

文章索引

在現今網絡信息爆炸的年代,人們透過網絡的即時通訊軟體APP所帶來的方便性,和遠方的親朋好友溝通變得容易多了;大家在聊天的時候往往會加上一些表情符號圖案,來表達說話者的情緒、語氣、心情、動作、或面部表情;在觀看螢幕冷冰冰的文字,不再是那麼沉悶無趣,加上表情後句子變得更為生動活潑。

>:D 表情符號你需要翻譯嗎?

據繪文字(emoji)百科emojipedia最新公佈的表情列表,Microsoft將在「Windows 10」中首次接納豎中指的表情,從而成為第一個允許用戶在操作界面上用emoji “爆粗口”的科技公司。

15 億 Windows 用戶很快就可以方便地在網上對人豎中指了 XDXD

除了豎中指,微軟決定在新版的emoji 系統裡把小人的皮膚默認顏色設定為灰色,於是每一個emoji 表情都將有6 種膚色可以選擇。

微軟並不是第一家認真對待emoji 的公司。

此前,蘋果在更新iOS 8.3的時候,在「iPhone」智能手機,一口氣新增了300多個表情符號,其中就包括將小人的膚色擴充到6種。在emoji鍵盤裡,長按住這些外星人,你就能找到自己的同類,膚色、髮色、性取向都能換。

在「Apple Watch」上,除了預設的文字回復和隨手繪製的圖案,基本溝通可能就靠emoji 了。你和朋友可以通過重新繪製的動態emoji 來通訊。蘋果將最新的Force Touch 功能用在了emoji 上,長按屏幕,可以改變動態emoji 的顏色。

Google則為「Android」手機用戶推出了能識別emoji的輸入法,意思就是,用戶不再需要一個一個找要輸入的表情,畫出來就好。

Instagram」已經支持用emoji 來打標籤,在最近的一份報告裡,它們宣稱至少40%的評論裡都包含有表情符號。

Facebook」社交網站大哥facebook新增了6個表情符號按鈕,讓用家可透過按鈕表達對不同貼文的感受,新的表情符號包括「嬲嬲」(Angry)、「慘慘」(Sad)、「嘩」」(Wow)、「哈哈」(Haha)、「興奮」(Yay)以及「勁正」(Love)。

Twitter」支持超過1100 個表情符號,包括常用的愛心、國旗、中指、笑臉符號等。

表情時代真的來了。

而在更廣大的世界裡,表情被印上襯衫、繡上鞋面、製作成短片、被用來解釋科學概念、成為千萬美元的交易,甚至被當作呈堂證供。那麼,它們是怎樣一步步走到今天,成為了我們日常溝通的一部分?

首先!從“ :-)”開始

1980 年代,卡內基梅隆(Carnegie Mellon)大學的電腦科學部大量使用“電子公告板”(也就是線上聊天室)。

在提出用“:-)”以及“:-(” 區分正兒八經的消息和善意的玩笑的時候,「史考特·法爾曼(Scott Fahlman)」並不知道他會因此成為改變互聯網的40個人之一。最初的笑臉符號也就由此發展而來。

根據後來從備份磁帶中找到的記錄,表情符號來到世界的這一天是1982年9月9日

正如法拉曼教授在自述中寫到的那樣,“這在當時看來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在今天看來,那也算是一個改變世界的時刻。那些在出版的小說裡看起來像是湊字數的表情符號,那些你偶爾還會用的XD、LOL、SOS、(*^__^*) 、:P、( ^_^ )/~~,起點都在這裡。

在任何支持ASCII 系統的電腦上,人們都可以輕鬆地用不同的符號、字母組合來活躍氣氛,在傳送彩信成本較高的那些年,是字符畫將普通短信變成一張張圖片。

儘管人們曾經擔心,過多地使用表情符號會入侵現代語言。實際上,它們還遠不足以成為語言的威脅,LOL(哈哈大笑)、OTL (失意體前屈)之類的符號表情並沒有佔據全世界的輸入框。

法拉曼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它並不喜歡表情符號現在的樣子。

沒關係,那些從QQ、MSN、飛信時代就開始佔據聊天窗口一席之地的小人,來自於另一個符號系統。

從傳呼機上誕生的Emoji

1995年,《紐約時報》曾經這樣報導,在東京的地鐵站台上,隨便拉住一個高中生問問她有沒有傳呼機(Call 機),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人人都有,如果沒有的話,我和朋友怎麼聯繫?

Emoji 就誕生在當時日本年輕人最廣泛使用的電子設備上,這也是難怪我們在稱呼“表情符號”這個詞語的時候,用的並不是英語單詞Pictogragh,而是日語“絵文字”的拉丁字符emoji。

1995 年,日本運營商Nippon Telegraph & Telephone(NTT)推出了一款新的傳呼機機型,在發出短訊的同時還能帶上不同的面部表情符號(illustrations of various facial expressions),比如愛心符號。NTT 因此獲得了日本年輕人的青睞,占到將近40% 的市場份額。在新出的機型去掉這一功能之後,NTT 才意識到,這些不太起眼的符號才是青少年使用自家產品的“殺手級”功能。

為了奪回流失的市場,NTT 的團隊在I-mode 平台上開發出了最早的emoji。

這個傳呼機emoji 內含彩蛋

1998-1999年之間,栗田穣崇(Shigetaka Kurit)在NTT任職期間發明了emoji。也就是現今通行emoji的最初形態。在the Verge的一次專訪中,他表示,他的目標是創造一整套176個12×12像素的彩色表情包,將人類的所有表情都涵蓋在內。

不同於試圖用字符模擬圖像的符號表情(emotions),栗田穣崇設立的就是一套符號系統。從一開始,這些符號在嵌入句子的時候就試圖“顯得毫無違和感”。

在ICQ、QQ、Yahoo!Messenger 之類的聊天軟體上,這些模擬臉譜的符號迅速流行起來,成為聊天的標準配置。也許你還記得,QQ 群裡刷了一屏又一屏的自定義表情。人們將電影、動畫的截圖配上文字,製作成動態表情,有時候,長度幾乎相當於現在的短影片。

儘管ICQ 和MSN 已經退出了歷史舞台,而伴隨它們始終的emoji 仍然在持續被更新。

最初的emoji 是一組12×12 的符號

表情的黃金時代

傳統的功能手機和智能手機艱澀地轉向之時,人們在手機上發送的表情當然不太多,因為這個手機發出去一個表情,對方的手機如果不是同一型號的話,可能顯示的就是一堆亂碼。

當然在QQ 等通訊軟體上,表情從未退潮,就像今天在微信上用各種表情就可以一直聊下去的對話。

如今在微軟、Android 和蘋果的臉上,它們已經長出了手腳、被擬物、又被拍扁,添加各種不同顏色的皮膚、頭髮乃至性取向。

2010年10月,emoji編碼首次被「Unicode」收錄,讓emoji首次從非日本的手機系統走向了世界。在此之前的2009年,蘋果為了進入日本市場,和Softbank達成合作,將emoji設置進手機。蘋果當時的實習生Willem Van Lancker為此製作了一套商業化的Emoji表情,這套表情有近500個,包括了各種常用的東西。

2010年9月,蘋果在iOS 5的官方鍵盤裡收錄了emoji,這是其第一個自帶表情符號的手機操作系統。Google則在2013年才將emoji納入輸入法。搭上iPhone的順風車之後,你得承認,順手發出emoji變得更加容易了,即使是非常愛惜羽毛的商務人士,也免不了發出一兩個OK的手勢。

以至於日本三大無線運營商宣佈統一表情符號系統,已經不能算什麼大事。

2014年8月,牛津詞典線上版收錄了「emoji」這一詞條。走過這麼多年,它終於成為一個標準的新詞彙。

Apply 首次在輸入法中收錄emoji

讀圖,讀emoji,讀情緒

Emoji算是見證了智能手機的崛起。這一點在圖片社交網絡Instagram最近發佈的一份報告裡,可以十分直觀地看到。
查看連結:請點擊!

數據來源:Instagram

Instagram 上的 emoji 上升曲線的重要時間點明顯與iOS 和Android 鍵盤的更新有關。截至 2015年3月,Instagram 上的文字,半數以上都包含有至少一個 emoji。

Instagram 的數據工程師Thomas Dimson 在官方博客裡表示,emoji正在成為一種有效的、近乎普世的語言表達方式。在“emoji 化”最為激進的芬蘭,emoji 的使用率更是高達60%。

當然,這也與Instagram 的平台性質有關。在一個鼓勵人們隨手拍照上傳的社交網絡,用戶原本就傾向於用圖像而不是文字去表達。人們原本就傾向於發一張日出的照片,而不是“東方露出了魚肚白,漸漸地、漸漸地,一輪紅色躍出海面”。

人人都在看圖,有沒有文字真的不太重要,既然連標籤都能使用emoji 了,未來在Instagram 上的表情只會越來越多。

Instagram、Snapchat 甚至微信朋友圈就這樣成為emoji 征服世界的溫床。(那些用emoji 做用戶名的微信聯繫人,真的特別醒目)

只能用表情聊天的應用

原本人們只是使用單個的emoji,如今,一部分瘋狂的人開始用emoji 造句了。

如果看不懂的話,只能說明,你真的還沒有掌握這門語言。去年9月,有人做了一個只能用Emoji聊天的應用 「emoji.ly」。當然,它很火,也很燒腦。

在開放搶注用戶名的一個月裡,有7 萬名用戶預約成功,要知道,用戶名只能由emoji 組成,隨機排列組合出來的ID,下次登錄時還能不能記住還兩說。

Emoji.ly 的用戶名和聊天內容,都只支持emoji,不要按Enter,這玩意連空格也不支持。整個聊天過程則充滿了腦補。

在把emoji 當成惟一溝通方式的時候,理解它的語法顯得尤為重要。還沒準備好將emoji 納入研究範圍的語言學家們,也許現在是時候了。

表情成為呈堂證供

在今年年初,美國布魯克林的一名少年Osiris Aristy因為涉嫌恐怖主義被警方逮捕。這一切的起源只不過是因為他在Facebook上發了一條帶有威脅性的信息,後面配上了槍和警察的emoji。

在過去的一年中,emoji已經在美國起訴案件的舉證、審判中佔有一席之地。正如Wired 在報導這一事件時評述的那樣:Emoji matter。 查看連結:請點擊!

表情成為藝術形式

將emoji 和世界名畫結合重塑的一系列作品,可能你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

最近,輕博客平台tumblr 上的「Emojinalart」持續更新了一系列用emoji 製作的動態藝術作品。

簡單粗暴是嗎?這大約就是emoji 的本質所決定的。

用表情寫書

2009年,Kickstarter的數據工程師Fred Benenson主持將一整本書《白鯨記(Moby Dick)》用emoji翻譯了出來,取名為「Emoji Dick」。書中大約有1萬個句子,每句都由三個人共同翻譯,超過800個人在這部作品上花了3,795,980秒的時間。

去年,美國國會圖書館將這本書永久收藏。

2012年,Fred應邀為《紐約客》設計了emoji封面,如今,他又在Kickstarter上開始了一個新的眾籌項目:Emoji Translattion。查看連結:請點擊!

這個項目計劃籌資1 萬5 千美元,希望通過眾包的方式建立一個emoji 翻譯引擎。

目前,你已經可以用「Bing 必應」進行簡單的emoji搜尋。更長的句子,則更容易被誤解(看看上面的這些句子!)。看起來,似乎真的有統一翻譯的必要。

用表情來解釋科學

美國教育電視節目主持人比爾·奈(Bill Nye) 製作了一系列影片,用emoji 而不是複雜的動畫來解釋科學概念。

比如全息圖景、進化論究竟是怎麼回事。儘管多少他還是使用了一些單詞來將不同的emoji連接起來,並且一直在說話,但是用emoji來解釋分子如何連接在一起,如何複製、繁殖,居然真的簡潔明了。

在最新一期的視頻裡,比爾用甜甜圈造型的emoji 向星戰電影致敬

用表情翻譯國情咨文

今年1 月,美國總統奧巴馬發佈國情咨文的時候,the Guardian 在Twitter 上開通了「@emojibama」 的帳號,將國情咨文翻譯成了emoji(絕大部分,其中還是包含了一些英文單詞)。

對於這樣做的初衷,它們是這樣解釋的:“奧巴馬向國會強調’這一年,要找到我們達成共識的領域’,如果世界上還有一件事是我們都能統一意見的,也就只有emoji了。

下面是翻譯的節選,查看全文:請點擊!

emoji不會毀掉語言,而是成為了語言的擴展,甚至成為語言本身。

不像字符表情,你需要拐一個彎去理解,emoji這些圖標比單詞本身能夠更快地傳遞本來的意思:當能夠直接傳遞腦電波,為什麼還要慢吞吞地寫字?

雖然在官方的解釋裡「破涕為笑/喜極而泣」的那一個表情,不知道被多少人誤用為“哭臉”。就像同一個單詞使用在不同地方會出現不同的解釋,emoji被誤讀這件事,是讓它更像語言的元素。

那個表情反映出你是誰

和自然語言一樣,emoji的使用也映射出不同的文化特徵。第三方輸入法SwiftKey 在四月發佈了一份報告,它們分析了至少10億份數據,總結出emoji在16種不同語言中的活躍頻率。

數據來源:SwiftKey

統計數據顯示,總體來說,人們用笑臉比用哭臉的多很多,排名前5位的常用表情裡,有兩個與浪漫相關:謝天謝地,這還是個有愛的世界。

他們還發現加拿大人對槍支和金錢情有獨鍾,澳大利亞人對酒精和毒品的emoji 使用頻率比世界平均高出一倍以上,在全世界都最受歡迎的笑臉在法國是一個例外,而法國人用愛心的比例高得驚人:法國人發的一半的emoji 都是愛心,是世界平均值的四倍。

而在QQ發佈的《中國網民表情報告》則顯示,中國才是真正的表情大國。在2014年,8億QQ用戶中,超過90%在聊天時使用過表情。 QQ全年表情發送量超過5338億次,用得最多的表情仍然是代表笑容的“毗牙(呲牙)”。用來表示輕蔑的東方特色表情“摳鼻”也在最常用表情的前列。
The Emoji Movie By SONY
數據來源:騰訊《中國網民表情報告》

Sony借Emoji拍成電影

SONY 已取得「表情符號」(Emoji)的電影版權,將以表情符號為主角,拍攝一部名為《The Emoji Movie》的動畫電影,預計在2017811日上映。

據《comingsoon》報導,今年7月SONY在各家好萊塢電影公司中勝出,拿下Emoji的動畫電影拍攝版權,將由安東尼里昂迪斯(Anthony Leondis)擔任導演,並與艾瑞克席格(Eric Siegel)共同編劇。

雖然已有傳聞將於2017年8月11日上映,但具體的電影內容,目前仍是保密階段,全球網友都相當期待表情符號搬上大螢幕,到底會激盪出何種火花,看來想知道更多訊息,只能耐心等待官方回應囉!

表情成為價值千萬的生意

2月初,全球著名字庫商Monotype Imaging 宣布斥資2700萬美元,將一家專門做聊天表情的創業公司Swyft Media收入了麾下。這家成立於2012年的創業公司只做一件事,就是和商業機構合作,為客戶創作成套的主題表情包。

年初,一份Business Intelligence的報告曾指出,截至2014年年底,全球有接近20億移動通訊類App使用者,他們預測,到2015年底這一數字將超過社交媒體的用戶數量。而使用emoji輔助語言表達已經成為年輕人中流行的說話方式。

在此前媒體的描述中,Swyft Media 被認為“革新了手機內容的廣告投放方式”。的確是這樣,對於用戶來講,表情的使用是自我個性化表達的重要手段;對於移動通訊類App 來說,表情包已經成為收入來源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對於品牌商,這種潤物細無聲的廣告植入方式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

在迪士尼的電影上映之前,emoji也成為了一種預熱方式。在真人版《灰姑娘》上映之前,迪士尼製作了一個Emoji版的《冰雪奇緣》,在兩分半左右的短片中,通過模似在手機上用Emoji表情聊天的方式,還原了電影的完整劇情。

而漢堡王、Tacobell、維多利亞的秘密之類的品牌也已經大大方方做出了一整套自己的emoji,與常見的國外社交應用如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Path等無縫銜接。

在微信上,擁有不少粉絲的表情廠牌「小崽子劇場」繼幫麥當勞設計表情之後,最近又為歐萊雅校園義賣設計了表情包。儘管微信上表情貼圖導入過程相當繁瑣,人們仍然樂此不疲。

從品牌專屬的emoji 到即時通訊應用裡包容性更強的表情貼紙,人們似乎越來越不需要打字了。

表情創新的思維

在日本、台灣流行的消息應用Line、在韓國流行的消息應用KakaoTalk,當然,再算上就快一統世界的微信,他們的共同點之一,應該就是大量的表情貼圖。

說起表情貼圖,最成功還是LINE。在競爭激烈的即時通訊應用市場,豐富的卡通表情正是LINE的差異化所在。儘管它的員工有時候已經分不清自己身處一家網絡公司還是卡通公司。剛剛發佈的2015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持續更新的表情生意仍是它銷量最好的服務之一。

通過卡通人物走偶像路線,LINE 已經成功地塑造了流行文化──尤其在東亞地區,它的走紅與日本動漫文化普及有關(emoji 正是誕生在這裡)。

LINE的用戶每天發送的表情貼紙多達10億個,在2013年,一年的時間為它們賺到了5.9億美元。銷售量排名前十的貼紙平均銷售額為470萬日元,貼紙購買已經佔到了Line整體營收的20%。

官方的表情之外,在去年4 月推出的、支持網友上傳並交易表情的平台LINE Creators Market 也進展順利,累計已有10 萬個表情。

人們為什麼會被饅頭人、可妮兔、莎莉鴨吸引,並為它們付錢?大抵是因為,這些又萌又賤的貼紙,傳遞了比問候、情話、吐槽更微妙的情緒吧。我們曾經寫過一篇詳細報導,關於可妮兔們是如何牢牢佔據了聊天的對話框。

在推廣衍生品上,LiINE明顯更懂怎麼用自己的卡通貼紙掙錢。除了和優衣庫合作開發LINE Friends UT,在上海、紐約等地開實體快閃店,去年中秋節,LINE在香港推出的月餅禮盒 “一盒難求”的盛況,也讓人覺得,表情這門生意,掙錢不是難事。

微信(WeChat) 2013年在5.0 版本中才加入了表情商店功能,但這不妨礙人們在微信上頻繁地使用表情。《好奇心日報》一位編輯管理著一個純表情聊天微信群,偶爾扎進去待一會兒,收藏的存貨能在平時的聊天裡用上一個月不重樣。儘管LINE 在這件事上領先太多,但是微信坐擁用戶數量優勢,也在表情商店上逐漸建立了聲勢。

誰在重裝微信的時候沒有度過一段干巴巴的聊天過渡期?

表情擁有的周邊產品

如果你真的想要給誰發送一個哭泣、貓臉、愛心或是便便的表情,喜劇演員Nick Offerman推薦你放下手機,來點私人或複古的方式:來一個特大號的實木emoji如何?

每個實體emoji 重達14 磅(約合6.35 千克),零售價為29.99 美元(約合港幣240元,人民幣186元),根據Nick Offerman 的說法,它們的使用方法和在手機上一模一樣,只需把它送到信息接收人的手裡就好了。

只不過,按照日常的使用頻率,人們可能需要一個專門的屋子來存放“木頭表情”的存貨。

原創電商Betabrand不久前設計了一款布滿便便圖案的襯衫。在成功的眾籌中,共有230個人參與了預售,超出預期目標50件3.6倍。Betabrand創始人Chris Lindland表示,第一批將會生產800件。

這些布滿便便emoji 的襯衫,看起來甚至還有些商務。事實上,現在如果你想要把emoji 穿上身,無論是T 卹、手包、秋褲還是裙子,都能找到不少相關的設計。

整個時尚界都愛emoji。起碼,愛過吧?

表情和正式場合

表情和正式場合是否不能共存?世界這麼好玩,有些時候別太認真。我們的建議是,當你真的嚴肅對待一件事,暫時還是別用emoji 來表達。就像十年前,你的上司會建議你不要在商務郵件裡使用笑臉符號“:)”

我們現在不反對你這樣做,但是仍然會提醒你慎重考慮,畢竟成年男性究竟是否應該使用emoji,仍然是一個爭論不下的話題。

如果有一天,Google Translate 出現了翻譯emoji 的選項,別太驚訝,說實話,我們還挺需要這個,比如,你怎麼把看不懂的經費報告和看不懂的emoji 版本報告轉成麻瓜的語言?

表情的末來走向

已經記不得有多少次了,在對話框裡輸入了很多字,又一個一個刪掉,往復幾遍,最後發出去的消息也就比“呵呵”稍好一些:笑臉或者齜著牙的笑臉。

在語言還沒誕生的時候,剛學會直立行走的人類也許只能用面部表情和手勢溝通。

當人們用紙筆寫字,在有話要說的時候就走到另一個人身邊,看著他/她的眼睛說出口。

如今我們在鍵盤上敲擊一切,在面對面的時刻仍然自然而然地拿起了手機,左滑、右滑、點贊、輕敲鍵盤,似乎這才是舒適的交流方式:人人都有一些距離,面目模糊,就像是所有人的鍵盤裡都有的那些表情圖標,除了喜怒哀樂各種表情的人臉,還有手勢、動物、方向、數字等等。

我們不能判定,一張圖片真的能夠表達一整篇文章都難以表達的意思,但是 emoji 以及表情貼圖里傳遞的微妙情感,也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另一種詮釋。

我們生活在一個混合通訊的時代,因為讀圖也被當成了語言的一部分。或者,也可以說。被技術慣壞的現代人,正在共同生產一門新的語言,用emoji 來概括似乎太過籠統,除了嚴格意義上的emoji 符號,這門語言應該還包括Line、WhatsApp、微信(WeChat)、QQ 平台越來越多的表情貼紙和自定義GIF 動畫。

總而言之,能看圖就不看文字,能發表情就不打字。這就是被表情征服的世界。祝你們玩的開心:)

表情符號(顏文字)

Emoji 顏文字: www.ifreesite.com/emoji
表情符號:www.ifreesite.com/typing/emoticon.htm

相關文章:
1. 不要再表錯情啦﹗不然會錯意領錯情拉仇恨,Emoji顏文字你了解有幾深?
2. Emoji表情的商業行銷價值
3. 特殊符號大全版&表情符號產生器
標籤: , , , , | 短網址